連放四天假
給自己時間,想想
果然也還蠻有用的

1/5 星期六
早上,因為生理時鐘作祟,還是八點半就起床了,叫醒你,卻沒想到你會再沉沉睡去,所以,我們看了11:00的電影,而不是10:00。看了大家都推薦的投名狀,心情一整個複雜,看的當下,覺得好痛苦,不論哪個情節,我整個心都是揪在一起的。講述的很多,影評也一大堆人在寫,我想我的日後再說吧,大家看看胡廣(點這兒)的,我覺得寫得很好。

看完片,好餓。到對面的家樂福吃最愛的爭鮮轉轉壽司,我很喜歡叫它「轉轉」壽司,而不是「迴轉」壽司,為啥呢?因為,我覺得那些可愛的壽司們,都是跳著轉圈圈的舞來到我面前,請我把它們拿下架子,一口吃掉。我吃了好多,不像以前,一下子就飽了,這次一盤接著一盤,一口接著一口,我濤濤不絕的和阿礽講著公司的事、家裡的事、練琴的事、請鋼琴家教的事、天南地背的八卦,阿礽說的不多,就是靜靜聽著,就像他說的,他是個喜歡靜靜聽人說話的人。不過,比起他靜靜聽我說,不知道為什麼,我卻很喜歡聽他說他的故事......

去拜拜,很虔誠的向上天祈求,希望今年一切順利。趨車前往胡椒餅的店,都來這附近了,一定要買我的胡椒餅的啊…不然我怎麼對得起我自己。到小郁家,遇到阿笨管理員,撥錯了電話還說我姊不在,呆死了。一進門,哇~好豐盛的晚餐,有我愛吃的素糖醋排骨,蝦鬆還有關東煮,吃到我有點太撐,但是還是可以玩 PSIII,靠,隨便按按就有大絕招,果真很EASY。

1/6 星期天
是個好日子,因為高職朋友要結婚了。要去羅東參加她的訂婚宴,早起梳妝打扮,等待黑的到來,然後給她看光良代言的琴。咳…前面講的,都是幻想......那天,黑睡過頭了,狂賴床,11點打給她,還在家裡咧…緊急聯絡她男朋友,就先過來我家載我後,衝去她家載她,再衝上高速公路,衝往羅東,一路上被陳先生叫可愛拉,還蠻不習慣的,聽著他們鬥嘴,覺得他們其實很幸福。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迷失了方向,我有點著急,急的不是我吃不到菜,我急的是黑是菲傭最要好的朋友,不曉得遲到了,菲傭會不會很難過。

果然,12:32分,小凱打來說菲傭進場了…我感覺得出來黑很急,很急很急,我不曉得怎麼安慰她,只能告訴她:「不要緊的,菲傭一定沒發現…」(其實之前很呆的我看不出黑在急,還吐槽她,黑我錯了,對不起><)

還好,趕到時,才上第二道菜,但是衰的是,被菲傭抓個正著~~
但ok的啦~一切都很好。

菲傭和長得像小白的老公,很幸福的感覺....長得很像小白的老公,很疼她的樣子.....真好

1/7 星期一
看了國家寶藏2,11:20的,很呆的你這次不曉得為啥,不像之前回來那樣早早起床,不管了,有看到就好。不過不曉得是不是我不夠專心,看完後還是有些疑惑,還問了阿礽一下,才比較了解全盤的狀況~呵,我看電影的功力,該不會是退步了吧?

想買個靴子,從10月講到1月,還沒買,決定去逛一下,準備好身上的信用卡,等待時機成熟時,用力一刷,表達我的憤怒。但事實是,那天我一直沒機會表達我的憤怒,所以,我猜,或許春天來臨時,我依舊是個沒靴子穿的女孩。

中午,點了滿滿一鍋荳芽菜的海鮮鍋,Godsh.....我不吃豆芽菜的呀~多久了? 10年了吧,10年,我一根豆芽菜都沒碰過,怎麼可以在這裡破功? 花了20分鐘一根根把豆芽挑出來,往阿礽的怪拉麵碗裡丟,發現一件事,這海鮮鍋裡,就豆芽菜最多了,其他的海鮮迷你的可以。撥著小小的蝦子,我嘴裡叨念著:「好小唷~」阿礽說:「當蝦子,我們要當最大的! →我要當龍蝦~~蝦~~蝦~~~」(←看過投名狀的才懂唷~) 我能說什麼呢? 除了白痴,我能說什麼呢…(雙手一攤樣)

晚上,挑戰拉單槓。自許可以拉三下與下巴齊的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很差勁的拉了不及格的三下。
坐在公園旁的椅子上,自己和自己,很過不去,關於公司的事。
從一開始的相信自己,經過幾天的沉澱,到現在的不肯定,我...不曉得,是不是為自己的人生,下錯了決定。是我不夠好,還是他們不夠聰明?傾洩出來的壓力,瞬間釋放,then,feel better.
結局是好的,因為我是笑著的。

1/8 星期二
Godsh....終於可以看展覽了。我身在台北,全台展覽最多的城市,卻不常看展覽…該打。沒辦法自己去看展覽,乾,該打。找不到人陪我去看,乾,該打。這次的歷史博物館,展出竹雕、玻璃藝術、台灣布偶、台灣書畫,乾,很讚。

看到玻璃藝術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些作品,都是經過計算的,一道道演算式,公開在牆上,哇塞~sketch,好有feu唷(題外話:我覺得feu的發音比較正確,fu感覺念成”膚”,好怪)~上過色的演算法,真的是酷呆了…不過,我和阿礽意見不同,我覺得是先上色了,才用白色顏料再塗一次上去的,阿礽卻認為是先上了防水的白色顏料,然再上色,就會有反白的效果,之後有去看的,跟我說一下你的想法吧。

看了竹雕,哇塞,我爸看到很可能會想要買一組耶,那些茶具會不會太精緻了一點…? 嘿,餘墨夾是我想到的,很聰明的點子,古人的雕刻好神,不過怎麼不太像之前去台南看的學生竹雕作品,或許是近代學生的創作,感覺新意很多,史博館展出的,就覺得範圍比較小一點,除了茶具就是文房四寶,不過,超精緻的,很想帶一組回家。

原以為,看到竹雕就該滿足了,也沒想在放滿布袋戲人偶的地方會有驚喜。
古老的人偶,精細的刻工,哇塞,古代布袋戲的人偶,眼睛刻得好漂亮唷~刻偶頭的師父,一定下了很多的功夫,每一隻的神韻都不一樣,顱骨的地方也都有刻出來,我想,現代的布袋戲,著重的是衣服,和髮飾,臉部反而好像沒有特別的注重,而且每隻都有長長的睫毛和眼線,感覺很神似,以前刻的,注重的就是眼睛和肌肉呈現,不太一樣咧~

okok,驚喜的地方不在這兒,驚喜的是,西田社的偶台。哇塞,整座是木頭雕刻,那刻工精細到嚇到我了啦~那可不是一般的細,每個人物的臉部、腳部、手部的肌肉,火焰、雲霧的呈現,龍柱的簍空處理,麒麟的鬚的弧度,哇,那真的不是蓋的,是我看過最棒的了!而且,最最嚇到我的,是龍的腳,這位師父連龍的腳都刻得超棒,超有神,整個力度的呈現是我看過最最符合我心目中龍的腳,是腳,不是角唷,會抓東西的那個腳,厚,整個是讓我很想整座搬回家,刻得就像那隻龍是活的,那腳是有力的,被祂抓到是會痛的,今天什麼不看,光看到龍的腳我就覺得值回票價了(值回個屁啊,我看展覽又不用付錢……)

我看一些木雕的作品,往往雕刻師最不能抓出感覺的,就是弧度。葉子的弧度、火焰的弧度、鬍鬚的弧度、草的弧度,都很難抓,我每次看都覺得總是差那麼一點點,不是我心目中覺得最好的弧度,當然,我自己刻一定是連基本的弧度都還抓不好,但是我知道我心目中有一個標準,而我還達不到。但是今天去看展覽卻發現了我心目中最棒的弧度了,我好想知道刻這位西田社偶台的師父是誰,但是卻查遍google 都找不到,好可惜><

結束了展覽之旅,我覺得我心靈和腦袋都被滿足了,也覺得自己有聰明一點,不是都沒吸收東西的白痴。
ok,那去唱歌吧。
啥?知性之旅結束後,馬上就去荒唐嗎,是啊~很久沒唱了,瘋一下。
不用在乎是不是拿太久的麥克風的感覺,還不賴(靠,啊就兩隻麥克風啊)
狂點歌,把在大家面前不敢點的歌全點了,反正有「黃國倫」老師在旁邊指點我唱歌技巧(很愛念耶,阿礽)
各位客倌,光是蘇打綠「無與倫比的美麗」就點了11次,「左邊」點了12次,唱得好爽唷!
一個練歌之旅,呵…把原本學會的技巧,砍掉重練,會有新的聲音跑出來
爆說的沒錯,我,好像都是固定的音域,以前,就是那樣了…
這次,因為沒別人,所有搞怪的聲音我都弄,希望激發出其他不一樣的共鳴…

----------------------------
這四天
創作者介紹

摸米雞

momij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