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算是我工作以來,和同事衝突最大的一個星期。

很多在上間公司沒遇到的問題,在這裡卻發生了…
以往的經驗,不敷使用,難道,中研院才是真正的職場嗎??


我不是很願意把工作的事帶回家說。
因為我知道我的家人絕對百分百的支持我,但也希望我能多磨練我自己,亦或是,我想大家也知道,我家有個沒事愛擔心的老媽,講工作的不順心給她聽,她可能整天都在想我今天上班是否順利,是否又被同事機歪到,或是不開心;所以我通常都和朋友抱怨吐苦水,或是問我大姊詢求解決辦法(小郁,你真可憐,誰叫你是我大姊而且你是我目前遇到職場上最厲害的溝通王,我是真的很想學習那種機歪別人到他寒毛豎起的功力)


以往頂多覺得某人很機車,但是溝通工作時,大家目標卻是一致的→想把事情做好,所以每個人都持不同的看法,就看誰的溝通技巧略勝一籌,專案的方向就往哪走。或許有時心有不甘,但也是自己專業不夠成熟,講不過別人,或是無法確實的將自己想做的表達清楚,但,每一次的溝通,都是經驗學習(就算回家幹的要死,卻也是暗暗佩服一個人講話能訓練成這樣,也是不容易的),並且不斷努力的讓自己朝更專業的方向走。

這兩天的假期,雖然都在忙碌中渡過,卻也讓我用了一些空隙的時間思考。
現在的情形,為何會走到這一步。
--------------------------------------------------------------------------------------------------------------------
描述一下造成寫這篇文章的原由好了。
進到這個團隊後,一向慢吞吞的我被強迫著用最快的速度學習SNS的一切,每天瀏覽國外網站,試用各項服務功能,觀察動線規化,思考UI設計,理解為何他人這麼做,目的為何?效果為何?我很開心我來到這裡就開始學習,開始成長與進步,並且速度非常快

雖然如此,但也漸漸發現這個團隊裡的隱憂-工程與視覺部門和企劃部溝通不良,團隊間的工作氣氛極差。
我想這是這個團隊找我進來的另一個原因,期望我能讓這個TEAM合作更愉快,我也秉持著這樣的想法進行溝通和協調,但卻在我某次提出的一個小小的聯誼建議下,工程與視覺部門整體強烈的反彈(我只是約他們喝下午茶,他們卻認為企劃部別有目的),至此,溝通更加不良了...

一同和我合作的搭檔屬於較火爆型的女孩,工作經驗豐富(以前都在天空、蕃薯藤工作,被挖角來這裡幫忙),通常她會想用硬碰硬的方式解決,被我履次勸退,我強調能溝通就用溝通的,萬不得已,需要翻桌再來想辦法(我也不怕罵輸人,我是隻披著鴿皮的老鷹,裝鴿派我最厲害了)。

然而,我覺得我的方式錯誤,在不斷的忍讓以及為大局著想的做法,卻讓工程視覺部門得了便宜還賣乖,在上週的會議上,工程部門擅自篡改了我們的企劃以及系統需求書,添加了他們自己認為應該做到系統裡的功能without our agreement,並且大聲的宣告他們工程部門開會後覺得企劃規劃的動線流程不夠順暢,於是自行刪減功能需求,並且合併多個頁面縮減成由一個頁面完成,更動網站使用動線、層級架構,自行剪貼既有規畫的功能自行生出一頁企劃未看過的畫面需求,甚至在會議上提出企劃撰寫的規格書並不夠詳盡,到此,另一位火爆的企劃已經氣到手發抖,而我卻木然了。

我按著性子的詢問,哪裡不夠詳盡,他開啟了一份他自己撰寫的需求書,告訴我,企劃至少要寫到這樣,才算是完整的企劃。然而,他開啟的文件中,一字一句,無不出現在我撰寫的規格書裡面,此時快掀桌的我,說了句:「請工程隨便指一句話,我告訴你那句話在我的企劃書的哪一頁」,工程部門逃避問題,接著說企劃開的規格也不夠詳盡,至少要把欄位屬性寫清楚,例如密碼驗證欄位要怎麼驗證,要多少字,畫面裡的勾勾和叉叉是什麼意思我們工程都不理解,我笑笑的說:「請工程部門查照企劃書的第”1”頁,圖二下方第四行,密碼欄位字數限制為6-12英數字,得輸入特殊符號;email欄位採自動驗證,驗證成功時欄位右方出現勾勾提示使用者....^&**^%$^%$.....以下略」

會議至此,溝通破裂,我雖然沒翻桌,但心裡已經極度不爽。會議上,工程部門無視老師指定火爆企劃為溝通窗口,提出由我擔任企劃部門的窗口進行協調,ok,我願意,但在會議結束,我留下來與工程溝通動線流程時,就在老師走出會議室不到1分鐘,在會議上裝可憐說企劃這樣說他們工程部門壞話,覺得非常傷心難過的工程師,此時臉色大變,音調提高的吼我:「我現在不想溝通,再講下去我會發飆!」撇下一臉驚訝的我與其他企劃,逕自以百米速度衝出會議室。

在那個當下,我竟然還是EQ高到可以安撫另一位企劃,並且詢問其他被扔下的人說是否我剛才詢問的態度有問題,其他人(包含也是工程師的一個女生)都說沒有,並且也不清楚為何那位工程師會這麼生氣。
--------------------------------------------------------------------------------------------------------------------

大致上,就是上述的情形。

在那天,其實我已經氣到內傷了
最令人生氣的是,在我從八樓會議室一拐一拐的拐回一樓辦公室(開會的地方是在另一棟的會議室,我的辦公室是在另一棟的一樓),回到座位上,就看到視覺部門某個人傳了訊息說:「羽書,可以麻煩你上來一下嗎?」(所謂上來一下就是我要再從這一棟走到另一棟的六樓→工程視覺辦公室)

我瞬間覺得我是隻狗,他們不想溝通的時候就吼我,想講話的時候就說:「喂,上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我雖然很生氣,但是因為另一個企劃看到這裡已經替我打抱不平的說:「他們怎麼醬,你走路不方便耶,剛剛不討論現在又叫你上去!」而且氣到在位子上高空彈跳,完全靜不下來,所以我也不想生氣了........淡淡的回了一句:「我需要時間思考,並且利用剩下的時間把文件補完,反正工程不是說溝通浪費時間嗎?」

星期五,中研院的辦公室很正常的都沒人,火爆的企劃被一位資深的專案經理抓去喝咖啡聊天,安撫她的情緒,就剩我一個人留下來加班把文件補完;因為寫不下去,我拉了一位朋友訴苦,嘩啦嘩啦的哭了10分鐘後,他回我:「哭完了厚,要想辦法解決問題喲…」

是啊,該是解決問題的時候了.......
我猜想著,企劃部的專業不被尊重是很大的問題
企劃面對的是使用者,做一個producer要服務的是成千上萬的使用者而不是服務工程師
以往都是其他企劃在與老師做溝通
我想這次也該我出馬了










創作者介紹

摸米雞

momij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zixuan
  • 你遇到的狀況非同小可..EQ不高是忍不下來的..果然職<br />
    場不像唸書一樣單純..都要花點時間努力適應和學習..<br />
    祝福妳能盡快找到方法順利解決問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