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這問題,其實存在了很久。

在把自己變成了邪惡鬥雞後,始終沒辦法放下的我,習慣性的反覆放大檢視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其實我也可以像同事jamie那樣不必太在乎,但或許我就是沒辦法成為那種人,有著處女座性格的我,在這種時候,愈會要求自己做得對,做得完美,無法假裝沒事,含糊帶過,繼續其他的事。

在思考的同時,我通常都在洗澡。

想著這一年多來發生的點點滴滴,忽然地,我想到了去年和朋友阿礽、包子一起去的一個「大耳朵慈善音樂會」,邀請了許多看不見的小朋友表演,別看他們看不見,他們會彈鋼琴、拉小提琴、打鼓、還會唱「明天你要嫁給我」的自己發明版,甚至自己搶當主持人,帶動全場氣氛(唱到一半還要大家全站起來一起拍手),整個就是很可愛。

重點是......

節目最後的高潮,請來一位看不到、也不能說話、坐在輪椅上的女孩-馥華,她為了要和大家溝通,學會了摩斯密碼,用摩斯密碼透過軟體轉換成為英文,秀在word裡,又或者是利用字母配合方向,研發出一套注意符號座標圖,讓人可以注音的方式與她溝通。

連這樣不易表達內心想法的馥華還有其他視覺有障礙的孩子,都能和大家溝通,彼此打成一片,甚至學會明眼人要學都有困難的樂器,為什麼有著好的眼力、好的聽力、雙手都正常的我們,會有溝通的困難? 說穿了只是「想」與「不想」的分別罷了,和一個人能力好不好,專業夠不夠,時機對不對,資歷深不深,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想溝通,再怎麼樣都會開口說明自己的想法,不會逃避。

如果你資深,那就表現出你該有的深度;如果你夠專業,就拿出你的專業來說服我;
如果你本事夠,那就做給我看,讓我心服口服;如果時間點不對,那請你告訴我何時才是正確的時間。

如果你資淺,那就用你的誠意讓別人了解你的需求;如果你專業知識不夠,自己找時間補足自己該有的知識
如果沒有本事,well, sorry這是本身的問題,不充實自己誰也救不了;如果時間點不對,請主動尋找對的發言機會

一年前的我,連什麼是facebook都不知道,玩過的社群只是小小的,名不見經傳的,很少接觸國外網站,然而這一年內,我卻突飛猛進的吸收了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我有我自己對社群的一套想法,我漸漸的也能用自己使用過的網站來舉例子,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內心真正想要的工作,但就因為我現在在做這樣的工作,我就得把這份工作的所有知識學起來,醬我才有武器對抗敵人。

我不是說我很認真,我比別人強,我也有懶惰的時候,我也有想擺爛的時候,但我為了要讓自己在離開目前環境時,可以很驕傲的說:「一開始來這裡,我是空的;現在我離開,我的包包是滿的。」

對得起自己就好,摸著良心,問自己真的盡全力了嗎?

如果是,這一切 is the way to be,那我就欣然接受

但我確定我在離開時,肚子裡是有東西的。

 

 

創作者介紹

摸米雞

momij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